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父亲走了整一年。

 

去年的父亲节,我离开父亲的病榻,回到美国。10天之后,父亲去世。

 

得到消息的那天,我就随便哭了哭,紧跟着被闺密拉着去K了一下午的歌。晚上回来,灌醉了自己,第二天爬起来,照常去上班。那时的我以为,哀伤也不过就如此而已吧,什么也不能把我打倒。

 

慢慢的,悲伤才袭来,我像神经质一样,会毫无预警的想起父亲走路时,坐车时,上班时,看电影时,甚至,睡觉时。每次心都抽筋的疼,每次泪都泛滥的流。最可怕的,是不能对母亲诉说。因为哀伤已经完全打败了她,失去父爱的那一刻,我仿佛也失去了母爱。

 

这一年,走的艰辛。

 

哀伤已是慢慢结茧,不再如影随形。母亲在恢复,妹妹在成熟,而我,也即将进入我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我们都在努力,希望时间可以化解一切。

 

远在天国的父亲,希望你看得到,也希望你过得好。

 

永远,永远爱你。

Advertisements

音乐盒


 

       昨日偶然之间见到的,洁白圆润,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一下就喜欢上了。

       不愿自己去买不是因为贵,只是这种代表爱情的小玩意儿总是期待由你的手中送出。(是不是很傻?)

       善解人意的Rachel竟真的暗示给了你,于是回到家中,在我收拾衣服的时候,身后突然传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抬眼一看,不正是这对翩翩起舞的佳人吗?

       夜半床幔,熄了灯火,满室温馨。上紧发条,静静的看他们相拥起舞,我问“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幸福吗?”

       你答“会比他们更幸福。”

依赖


   不遇到事时,你永远觉得你自己一个人也什么事都行。一旦遇到了,也才知道,为什么“人”字是一撇一捺写成的。

 

       对老公的依赖便是这样。

 

       人在美国,7年有余,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时时将女性独立挂嘴边,但其实说起来,这份独立却也只是局限于外表吧?心底却总是有份柔嫩之地,期待被呵护,被宠爱。于是,在最完美的时刻,老公带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冲进了我的世界。

 

       工作,学业,爱好,追求。嗯,总是把自己装扮成一副很忙碌的样子,好像一只全副武装的刺猬,时刻准备着冲刺,再冲刺。现在有了老公的呵护,那层纸札的外表也就不攻而破,再也嚣张不起来了。正如老公所说,“你呀,就是一个小P孩儿!”(无语中。。。)

 

        有了老公,终于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实在不爽,就边哭边笑;

 

        有了老公,就可以任性撒泼,无理取闹,大不了就是被打几下屁股;

 

        有了老公,不再怕被lay off,至少还有一个人愿意养着我 (前提条件是不可以再乱买东西);

 

        有了老公,不再害怕多吃长胖,正如老公所说“他不介意从猪到小肥猪的变化”。

 

        平时吵吵闹闹,仿佛全世界最不满意的那个人便是老公;真的有了事情,才发现全世界最值得依赖的那个人还是老公。

 

       有夫如此,妇复何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