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


2008年6月28日20点20分,父亲离我而去了。接到电话,泪水片刻爬满我的脸,但是即便是我再伤心又有什么用呢,终归是,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

 

父亲的胰腺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垮了他,也击垮了我们全家。远在美国,为了不知名的未来而奋斗的我,从来不愿意,也从来没有思考过,父亲,我坚强如山的父亲,也会生病。而且一病不起。

 

一年一次的领导查体,以及检查结果的良好祝愿,正中下怀地鼓舞了我、欢愉了我,从而也麻痹了我。它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从而忽略了父亲背负一生的家庭重任—为爷爷奶奶,为小姑小叔,为妈妈,为我,为妹妹,父亲其实早已经在硬撑着我们的大家庭,毕竟是已知天命的年纪,是我的大意失荆州造成他过早离开我们的原因。

 

在得知父亲病重的消息之后,我常常反思自己的过去,我实在并不孝顺,我只是非常爱我的父亲而已。爱和孝顺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孝顺是牺牲、是奉献,而爱,只是一种自私而有所求的依赖。25年来,我对父亲索求无度,无论发生了任何事情,父亲永远是我最信赖的人,我爱着他,所以依附着他,让他为我出主意,作决定;让他为我遮风挡雨,让他为我牵肠挂肚。我肆无忌惮的挥霍着这种特权,心安理得的活的像个公主,即便是现在,我看上去已经是足够的强大、自立、独立的样子,其实也只有父亲深知,不过是看上去而已。而父亲的离去,瞬间拆毁了我的城堡,瓦解了我的坚强,我像是狼狈逃亡,失去永远的家。

 

作为饱受病痛折麽的父亲,对于他的病,却是充满着自责,好像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刻,不但不能再扶我一把,反倒把我一个人丢下,让我独自在这实在没有多少乐趣,甚至苦不堪言的人生里继续跋涉、挣扎,是对我的一种永久背弃。他时常望着我流泪,说他让他的好女儿受苦了,在本应如花的青春里,却承受如此之痛。

 

在父亲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我只是短暂的陪伴了他三周的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但是父亲却对所有来访的亲友说,他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他有一个让他最骄傲的女儿,可以帮他照顾妻子和幼女。病床前,我甚至和父亲商量好了,等他离开我们之后,我就负责在世上照顾家人,他就负责在天上照顾家人,现在想来是我自私了,即便是父亲离去了,我都还不许他休息一下。。。

 

最遗憾的是,我没能在父亲离去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走完这最后一段路—或许就是这个遗憾,让我夜不能寐,从回美到现在,常常要靠酒精的麻痹才能换的片刻的睡眠。最后一次和父亲通话,是在他离去的前几个小时,电话里,我大声呼唤着:“爸爸!”父亲小声地应了我一声:“哎。”想不到这就是和我最爱的人,最后一次、最后一句对话了。但是我,我仍然相信冥冥之中,绝对有人为我安排了这个最后的机会,不论他是人、是鬼、是神,都是被父亲对我们的爱所感动。

 

此刻,父亲离去已经有24小时,一夜无眠之后,我依旧茫茫然中充满不确定,一个生命力怎么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人的一生其实是不断地失去自己所爱之人的过程,而且是永远地失去。这是每个人必经的最大的伤痛。将来会怎样,我不知道。

 

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真的离我而去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