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为人母第一篇—-艰辛生产路


“你来的那一日雪花纷飞,我于是掉眼泪…”—-宝宝的到来,正如王菲<童>里面唱的歌词一样.那一日的清晨落了雪,虽不致太冷,但寒气逼人。满地的碎冰与残雪,到现在依然清楚的记得,老公开车带我去医院时,那咯吱咯吱的声音.

 22日凌晨3点,睡梦中突然被惊醒,一阵阵的暖流自体内涌出,完全不受控制.想来是破水无疑了。打电话给OB,被要求立即送医院,于是故作镇定的指挥老公为我准备入院的产包。从我家到医院开车,不过5分钟的路,但这一次却无比的漫长,羊水一直流,我开始感觉到宫缩,还不至于疼痛,但内心却开始慌乱。我开始猜测接下来的无数种可能,我的宝宝是否就要来了?

 清晨6点左右,终于被安置进产房,身上装满了各种仪器,可以听见宝宝的心跳声,平稳有力让我也开始平静下来。此时已是国内年三十的晚七点,我和老妈打着电话,尝试打发时间,老妈说你别生的太快啊,再坚持一下,你这个儿子就是“大龙头”啦!谁知道,非但没有太快,反倒是艰辛漫长。

 宫缩越来越强,一阵猛过一阵,我用之前学习的呼吸法,尝试放松缓解疼痛,但效果越来越弱。直到9点左右,我实在无法忍受,一阵剧烈的宫缩伴着医生的内检,让我痛哭狂叫,要求上epidural.

麻醉师来的很快,但是上epidural的过程却不顺利。因为我太过紧张,脊椎僵硬,骨缝无法打开,所以第一次扎针完全失败。护士再一次把我扶起,侧坐在床边,把身子弓成虾米状,由老公在正面扶着我,帮我放松。这是的老公发挥了神奇般的力量–他不停的对我说,想象我们正在游轮上,美丽的加勒比海,漂亮的沙滩,就我们两个人手牵手。随着他说,我真的放松了下来,这一次,总算是成功了。护士小姐不停对他说“Good Job!”想来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她明白是在让我放松。

 上了epidural之后,时间好过了许多,慢慢挨到11点,国内已是龙年初一了!收到大家一堆的短信祝贺–恭喜我,要生龙宝宝了。此时的我,心里还在美滋滋的,心想我的宝宝怎么这么会挑时间呢?老公告诉了我的护士,今天是中国龙年第一天,我们的宝宝是第一天出生的小龙宝,很快,整个妇产科都知道了,每个进来的医护人员都在说我这房是个“Dragon Boy”。

 下午2点左右,医生终于对我说“十指全开,可以开始Push了”。一想到快要见到宝宝,我的心中充满斗志!每一次宫缩来的时候,我都用力向下推。可是因为麻药的左右,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也不知道自己用力是否正确。护士不停地鼓励我,告诉我做的很好,让我继续,说她已经可以摸到宝宝的头了,还说宝宝的头发很多。我就一直憋着,用力的push,所有的位置都试过了,到后来每次push之后,护士都会给我吸会儿氧器,那时的我,已经不知道什么累不累,只是觉得身体不是我自己的。

 最悲催的事情还是来了,经过了整整2个小时的push, 我的OB检查了我的进度,对我说“I don’t think it will happen…”我的头一下就懵了,这是什么意思?OB说宝宝的头侧向一边,感觉被卡在胯骨之上,在最后的40多分钟里,位置完全没有变化,再继续push下去估计顺产的可能性也不大,建议我转为C-Section,也就是刨腹产。我的眼里刷的就下来了,一直以来,都是坚持一定要顺产,我知道这对宝宝是最好的;一直以来,我都以自己的妈妈为榜样,我觉得她可以无论多艰难都把我和妹妹顺产下来,我一直以为我也够坚强,我也可以做到。可是。。。

 我恳求医生再让我试试,于是她答应我再给我20分钟,我真的是把吃奶得劲儿都拿出来了,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成效。老公说我傻,只要我和宝宝都健康,怎么生无所谓。于是,大家开始为我的手术做准备。麻醉师,主刀手,助理护士都来安慰我,可能他们都以为我是因为怕而流泪,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是难过和内疚,自己不能做一个好妈妈。

我被转移到另一张床上,推进一间明亮的大手术室,我无法动,也看不见他们对我做什么,只能看见头顶上那几盏明晃晃的无影灯。很怕,很无助。麻醉师在我身边,加大epidural的计量,冰凉凉的麻药从脊柱穿过,我还清楚记得那刺凉凉的感觉。很快,头晕,目眩,以及恶心向我袭来,我的双腿开始失去知觉。一个遥远的声音在问我”Do you feel pain.”说实话,完全没有,我只感觉有几双手在我的肚皮上揉搓着,压着。我尽量不让自己昏过去,因为我在等着老公,他说过会陪着我,但怎么就是等不来。

 时间慢慢滑过,老公穿着无菌服进来,居然还捧着他的“无敌兔”,突然之间很想骂他,但是真的没有力气。老公和我聊着,感觉到肚子一下空了,没有几秒钟,就听见哇哇的哭声。我很想看,但是什么都看不到。医生呼唤老公过去,说可以看宝宝了,不愧是亲爹啊,人家扔下我,抱着相机就去看宝宝了,可怜我,怎么就是看不见。我就那么耐心的熬着,我就那么等着。终于,医生把宝宝抱过来给我看了,我的眼泪刷刷的流,浑身都不能动,我只能用脸去蹭一下宝宝的脸,小小的亲他一下,这就是我的宝宝啊,怀胎39周的宝儿啊!

 都没有来得及记住他的样子,宝宝就被送到婴儿房去清洗了,该死的老公也去了。只留我一个人,被一大帮医生摆弄着刀口。荷尔蒙的急剧变化外加麻药的副作用,我开始不能自控的打抖,连牙齿都在抖,直到观察病房,我都时刻觉得自己要昏过去,我告诉自己坚决不行,用意志坚挺着,因为我知道他们会把宝宝抱过来,给我skin touch,我已经错过了第一眼见到我的宝宝,我绝不能错过第一次拥抱我的宝宝。

 历经13个小时,由顺转刨,所有的委屈,所有的苦难都在抱他入怀的那一刻烟消云散。无论怎样,一切都是值得,因为你是我的—–我的最爱的—我的宝宝—-陈子轩。

 2012年1月22日16点46分,正式跨入人生的另一个角色—母亲。。。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add yours?)

  1. Fanny
    2月 02, 2012 @ 04:52:28

    好感动的文字,看得眼眶里都有泪了。。。。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