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个月记 —-继续选择做“严母”


本想着就此不再给轩轩写日记,可当他时不时带给我惊喜和欢乐,又总觉得还是要继续写下去,尽可能的记录下他的这些成长片断。或许等有一天,他离开家,离开我,这些文字就是带给我幸福和安慰的最佳回忆。

满了两周岁的儿子,确实不再是个小宝宝了。我总是诧异于他日渐增强的自我意识—那个小小的身体,小小的脑袋,怎么会有这如此强力而又清晰地思维?

最近的他特别喜欢自己做选择,做决定。他要自己选择谁陪他一起玩,谁给他讲故事,谁给他洗澡;他会自己选择要玩哪个玩具,要看哪本书,要拿哪个车车睡觉。当大人不满足他的需求时候,他就会不断的重复要求甚至撒泼耍赖,而我,就会根据要求的合理程度进行或温柔或坚决的配合或否定。

随着他语言能力的加强—从只会说词汇,到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语句,也懂得简单的表达自我意愿和要求。比如:妈妈洗澡,爸爸上班,轩轩吃之类。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脑中慢慢的整理清楚他想要表达的意思,然后再努力的说给我们听。也会时不时的重复我们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虽然有的时候意思表达并不完全准确,但我知道,他在思考,他在努力。

例如:有一次吃午饭的时候,他先是对我说“Train”(要看Thomas动画片的意思),然后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就自己摇着头说“没有Train”。我当时就乐坏了,因为他自己反应过来,妈妈是不会让他在吃饭时间看Train的,有那么一秒钟的犹豫,我觉得他好可怜,想直接给他看算了,但是最后还是坚持住了原则,说“对,没有Train!”。

还有一次,他怎么都不愿意让他爸爸给他洗澡了,虽然从他一岁开始,就一直是爸爸洗澡的,无论爸爸怎么哄他,他都不肯坐下洗澡,不停的喊着要妈妈,望着他哭红的小脸,我妥协了,就要睡觉了,我实在不想让他哭得那么不舒服–虽然我知道,那只是假哭而已。

这或许就是老人们所说的男孩子的调皮本质开始显现了,又或许是大家口中Terrible Two开始加重了。有的时候,让人惊喜感动,可爱到不行,有的时候又让人气急败坏,恨得牙痒痒。就这样吧,顺其自然,很多人这样说,认为孩子总会自己grow out,自己长大。但我却觉得这是父母不负责任的做法。有些小事,偶尔一次,我妥协了,因为孩子毕竟是孩子,也要哄,也要有不讲道理的时候;但是很多原则的事情,我从不放松,从不退让,即便会让公婆,甚至老公不满意。因为,我知道,这才是对轩轩最好的!孩子其实心里很明白谁才是对他最好的,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是对他最多管教,最多训斥的“严母”一枚,但儿子还是跟我最亲!

如果说2岁之前,是以身体的发育成长,基础生活习惯的养成为主要任务,那么2岁之后,便应该引领孩子认识社会和世界,培养正确的自我意识,而非一味的放纵自流,所谓的“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是很有道理的,在这关键的几年,既要管教做人做事的基础原则,又要不限制孩子思想精神的自由发展,我承认我也在摸索,在研究。但是有一点我是坚信不疑的,那就是任何事情都不可一蹴而就,每个习惯的培养,每个道理的传递,都在于每一日的言传身教和潜移默化,我从不认为单纯的依靠Daycare就可以教育好孩子,而我就可以做撒手掌柜,什么都不管。父母才是孩子的第一导师,也是一辈子的引路人,希望在轩轩未来的成长道路上,我可以更有效,更有力的陪伴他成长。

生活随感


这大概是我近些年来最闹心的一段时间。

工作的变动迫使我离开熟悉的环境和人事,虽有挚友的帮忙,很快得到面试进入新的公司,可是,所有的生活规律,所有的习惯定性,都要打破,都要改变。

新工作本应让我开心,但每日超过2小时的交通和工作时间的苛刻,让我再也无法做到家庭工作两兼顾。强烈的挫败感和无力感,深深的打击着我,才发现这么多年的蛰伏潜行,早已经把我的事业心消磨殆尽,我几乎无动力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我几乎无毅力去争取表现博得机会。满心满脑想着的,都是我的家,我的宝宝,漏水问题怎么样了?儿子见不到妈妈会不会又哭鼻子?还没来得及给老公做的排骨解冻了没?

这些年,我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些繁杂琐事,工作求稳不求进,一朝变动便让我无力招架。家中虽不需要我做赚钱主力,但多一份的经济贡献总是好的。现实社会把女人逼上绝路,既要继承古训的相夫教子照顾家庭,又要紧跟时代的经济独立赚钱养家,最好还要内外兼修的增加涵养保持容貌。难,太难!谁不想做个好妻子,好妈妈,好女人?可我怎么就觉得自己没办法三者兼顾,没办法平衡生活?

有人说,随便就好,何必强求。那等到有一天,因为工作失去家庭的温馨,或者因为家庭失去经济独立,或者正在高兴家庭工作两兼顾,赫然发现镜子里的“黄脸婆”甚至老公挽着的年轻女子,是否还是可以一声叹息,随便就好?

总觉得自己想要的很简单,可怎么就,怎么就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