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涵的到来


安静的房间,机械的泵奶声–本应是温暖温馨的母子时刻,可是转眼望去,我的宝贝却不在身边.一位见不到自己宝贝的妈妈,心中的孤寂悲伤谁能体会?

过去的几周时间,仿若噩梦般人间地狱,各种哀伤悲痛,无助绝望,瞬间夺走我所有的勇气,将我彻底击垮,甚至连提笔写写的力气都消失殆尽.但我的内心一直懂得,等我重新拼装好自己的心,我一定要完整的记录下这一切,无论已经历的一切,正在经历的一切,还是未来未知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亲爱宝贝独一无二的经历,作为母亲,我愿字字化为祝福,愿他未来每一天,都可以健康快乐.

1.你的到来

8月6号,我一如既往的为家人提前准备晚餐的面食,几乎是毫无预警的,我突然感觉到破水.小心起见,我去见了OB,没想到简单检查之后,OB直接把我送进了医院–卧床保胎,监控进展,宝宝随时都可能出生,而医生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帮我注射帮助宝宝发育和免于感染的针药.那一天的宝宝只有27周5天,我的血液瞬间凝固,这意味着什么?

医生护士一趟趟的轮流转,无数的仪器,无数的检测,无数安慰的话语,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掉,我心里怕,怕极了.无数个为什么,无数个怎么办,我不能呼吸,也无法思考,只能尽力平静,尽力卧床,不停的祈祷希望宝宝不会这么快出来.

经过了第一个24小时的心惊胆战,我的情况趋于稳定,生产室转为待产病房,那几天,我的日子真的是数着小时慢慢的熬.因为老公还要照顾家里仅仅两岁半的大宝,而远在国内的妈妈还未来得及办理签证,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在病房,我特别坚强的不让老公看出我的恐慌,可是每次他带着大宝离开,我都要哭好久;夜半醒来,医院的病房寂静可怕,只剩机器的声音不停歇,望着墙上钟表,我算着时间,还有多久天亮,还有多久又熬过一天.可就当我开始充实信心准备之刻,命运再次把我推向绝望.

8月11号,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一,胎心监护,宫缩监控以及羊水B超,一切数据正常,我本来心情愉悦,突然之间腹中宝宝越来越不安静,紧急找来护士再次监控宫缩,挂上点滴。已有过生产经验的我知道,这次真的是宫缩来了。电话里,我尽量平静的叫来老公,可他人还到,我已是疼的满头大汗,在见到他进屋的一瞬间,眼泪刷刷的落下来,我再也撑不住假装的坚强,“我不想生,老公,我不想现在生。”可是,一阵又一阵的宫缩击碎我所有的希望。

住院医生护士们将我转移到生产室,此时的我疼痛已近顶峰,即便我再不愿意,疼痛的力量还是让我忍不住向下用力,羊水也不停地外流。此刻,我的OB 还未赶到,住院医生对我说,你已经到了必须要生的时候,来不及用任何的麻药,也更不可能安排剖腹(我的第一胎是剖腹产),现在为了你的宝宝,你要尽快把他生下来,所有NICU(新生婴儿加护病房)的新生宝宝护理人员已在,你的宝宝一定会安全的。于是,毫无选择的,我就这样挺着剧痛,忍着伤悲,用力,再用力,15分钟后,我的宝宝出世了。28周3天,我的宝宝就这样提前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仅仅望了他一眼便不忍再看,他没有哭,好小好小的身子,紫色发青的皮肤,我有一种恨不得自己直接死去不用再面对的绝望,可是在听见他第一声啼哭时候,我又活了过来,我不能死,这是我的宝贝,我死了,他怎么办。老公的眼里也都是泪,我懂他,亦如他也懂得我,我们一起熬过了这没有喜悦,充满无奈的生产,我们一起听着医生护士的祝贺,可是我们没有笑容,因为他是如此的弱小,如此的脆弱,我们不知道,下一刻,下一秒,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什么。

2014年8月11号,正午12点37分,陈子涵(Brian Chen)出生。2磅6盎司,38厘米。

IMG_6115-1 IMG_6116-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