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U之初见


NICU初见

产后个把钟头,我被安置进产后病房,值班的护士医生进进出出,检查身体,送来饭菜,美国医院的人文关怀体现的无微不至,每个人都挂着微笑,轻柔的和我聊天。

–“你的宝宝真的很可爱,叫什么名字?”
–“Brain,是我取的,有坚强Strong的意思。”
–“这是一个特别棒的名字!相信他一定会跟妈妈一样坚强勇敢!”

我当然知道她们是好心的安慰,因为她们早已知道我是个“特别”的妈妈,我的宝宝不在育婴室而是NICU(新生儿特护病房)。我感谢她们的安慰,也努力的微笑回复,但是我的心里空空的,像是丢了魂儿。

没多久,NICU的护士过来通知我们,宝宝已经安顿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去看他。虽然老公反对,但我还是坚持要去看宝宝,轮椅上,老公推着我,穿过长长走廊,第一次去到NICU,第一次看见我宝宝安静的躺在暖箱中,脸上带着呼吸器,身子上也带着各种监护器,我的心像是被尖刀深深刺进,瞬间疼痛无法呼吸,我到底做了什么,要我的孩子如此受苦!忍着眼泪,我尽力平静听护士给我讲解这一切的仪器和护理,我尝试理解每一个单词的意思,不愿落下一点点的细节:脸上的呼吸罩是C-Gap,主要起到施加点点压力辅助呼吸的作用,而我的宝宝可以自主呼吸,对于早产儿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胸部放置的是肺部监控;脚踝上带着的是心跳,血压监护;肚脐连着的是IV输液管,主要是为了预防感染的抗生素;宝宝是独立的病房,有专门的护士守护,还有急诊医生,儿科医生24小时轮班,所有的一切都显示,我的宝宝正在接受最专业最全面的护理,他一切稳定,安全舒适。

宝宝的第一个护士叫KIM,是一个很温柔的韩国阿姨,她看得出我的焦虑和无助,鼓励我养好身体,坚持泵奶,因为母乳对于早产儿来说尤其的重要,可以更好的帮助他们成长和抵抗病菌,这是目前我唯一可以为我孩子做的事情。于是接下来的几日,我如机器一般的每三个钟头就泵奶。尤记得前两天,毫无奶水,寂静深夜,机械的泵奶,隔壁传来婴儿的哭声,我知道那是护士又送宝宝来吃奶了,可是我的宝宝呢,插满管子睡在保温箱里,虽离我只有一层楼但却仿似相隔银河,连唯一能为他所提供的奶水我都没有,除了绝望,只有眼泪。可是眼泪,我都不敢流,因为保持好的心情才能尽快下奶,我已经不记得我是如何熬过那一个又一个三小时,只记得第三日,我终于胸部肿胀,奶水来了。

第三日,带着仅有的些许奶水,我去到NICU和宝宝暂时告别,因为我要出院了。暖箱旁边,想到我无法如其他妈妈一样把他带回家,而是残忍的把他独自留在这里,我第一次在人前,崩溃大哭,老公很快将我带走了,并且保证他每天都会过来看宝宝,我也可以随时打电话给NICU询问宝宝状况。

带着对宝宝的无比思念,我离开医院,从此开始轮回泵奶无尽思念之路。

IMG_6117-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