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回家了


离开暖箱,体重增长,自主吃奶–是早产宝宝开始进入离院状态的重要标志.涵涵算是很棒的宝贝,这几点一气呵成,没有反复.几日过后,医生会诊,已经把他列入了准备回家的宝宝中,开始最后的各项指标检测以及疫苗等.

唯一让人担忧的是他还是偶有出现的憋气,尤其是在喂奶的时候,有时看着他在我怀里吃的好好,突然之间就听到监控器上嘟嘟的提示音,显示他心跳突然下降,要尽快将他竖直起来,拍打后背,帮他缓过来.这种情况在早产宝宝当中十分常见,主要是因为他们还比较弱小,不能很好地掌握吸奶,吞咽同时呼吸的本领,所以有时会忘记呼吸而憋气,产生心跳下降.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仔细观察他的各种反应,尤其是在喂奶的时候,一旦发现有异常,就要停止喂奶,唤醒宝宝.

因为宝宝是全母乳喂养,无论直接胸喂,还是泵出来瓶喂,我都是接触宝宝最多的那个人,也是压力最大的那个人,随着预定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家里,没有了监控器提醒,如果万一我没有察觉宝宝的异样,后果坚持无法想象,我的心里其实怕极了,但是为了姥姥宽心,依然要表现出很强大很自信的样子, 只有独自一人之时,我崩溃的大哭了几次.

无论压力多大,日子总是一天天推进,宝宝通过了又一次的头部B超,医生认为没有继续检查的必要.肝部的B超也有所好转,需要一个月之后再次的复查,依然不确定的是他的眼睛.早产宝宝通常会有些眼睛的问题,视神经停止发育,或者异常发育,都会对视网膜的健康造成影响.宝宝从32周开始,每隔2周做一次检查.检查的过程非常痛苦,宝宝一直哭喊挣扎,对我而言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完全不能直视.唯一期待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检查中,宝宝可以慢慢发育健全,不需要更进一步的干预治疗.

上完婴儿急救课程,打完所有必备疫苗,检查完听力,终于到了最后的两天.根据医生的建议,我们选择入住两日,更多的接触宝宝,也更好的适应宝宝的各种习惯.我负责周五,老公负责周六,昼夜轮流给他喂奶,拍咯,换尿布.终于到了周日,10月12号,在宝宝两个月零一天的时候,我们带着宝宝回家了!

IMG_6667-1

———-
两个月的NICU,是我毕生难忘的经历,太多的辛酸,太多的泪水,我想我永生都不会忘记.以后的日子,很长,涵涵注定不同于其他的宝宝,需要更多的爱来保护他,我会努力做到,惟愿他不记得NICU的任何痛苦,惟愿他从此一生平安.

日日渐成长


姥姥到来的第二天,我带着她来到医院看望涵涵。虽没有看见姥姥的眼泪,但我知道她有多心疼,她一再跟我说,宝宝看着挺好的,有小不愁大,但我知道,她是为了安慰我,面对如此柔弱纤小的生命,她和我一样毫无经验。

日子就在姥姥来临之后渐渐规律起来,我开始每天早上带着她开车去医院,我仿似打了鸡血般再不去考虑我是否没出月子,好似有了妈妈的陪伴我便有了无尽的力量。9月3号,我第一次和宝宝肌肤接触,感受着他那小小的脑袋倚靠在我的胸前,我仿佛怀中抱着的是这个世界最稀世的珍宝,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测体温,换尿布,抱宝宝,几日之后,我开始熟悉宝宝的一切,不再那么战战兢兢。心里慢慢放松了些,就连奶量也慢慢赶了上来,每日8次的泵奶,已经超过1000毫升。小涵涵也日渐稳定,每隔几日便会增加奶量,体重也在稳步上升。

满33周的这一天是值得纪念的一日,我一如既往的抱着他,却感觉到他的小脑袋不安分的转来转去,仿佛在找奶吃,我尝试着把他靠近我的胸部,他竟然真的吸上了!感受着他小嘴巴的蠕动,眼泪竟然掉下来,第一次喂奶,真切的感受到我是涵涵的妈妈了,那濡濡软软的久违感觉,让我对未来充满希望。

接下来的日子,在护士的建议下,我开始逐渐增多去医院的次数和时间,慢慢的跟上他的喂奶时间,尽力争取让他多练习吸奶。同时,晚班的护士也开始在他清醒的时候,尝试用瓶子给他喂奶,可惜他还太小太易累,每日最多可以有2,3次的机会让我们尝试。心急总是有的,但不可以太过强迫他,要他自己愿意,才可以慢慢过渡到独立吸奶而不用再借助针管喂食。

有时候宝宝的进步是惊人的,随着宝宝奶量的增加,他的体重也在稳步上升,9月20号,护士正式将他挪出暖箱,我在家中战战兢兢度过一夜,担心宝宝不能自己维持体温,而要再次回到暖箱,但是宝宝很争气,状态很好,护士也让我们不用担心。又过了个把星期,9月29号的时候,宝宝正式撤掉了喂奶的管子,开始进入全面自主,一天八次的吃奶,每次可以到达30至40ml,看着他穿着我买的新衣服,沉沉的睡在小床上,我的心里满满都是阳光,我知道,离回家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IMG_6186-1

缓慢的恢复


正当小子涵奋斗在生死一线间的时候,远在中国的姥姥正怀抱着无比虔诚的信念攀登泰山,泰山奶奶和送子娘娘面前为宝宝求下最深的祝福。许是子涵命带坚强,许是满天神佛已被感动,总之过了那艰难的一日,情况趋于稳定,我们仿似走出了生命里最黑暗的一段,渐渐看见曙光。

可受伤的心怎能够一夜复原?我如惊弓之鸟般惶惶不可终日,睡不安,食无味,时而充满信心,时而又绝望难过。因为还在月子中,不能每日前往医院探望,我只能靠着老公的转述,以及每日的两个电话了解情况:子涵没有再腹积水了,子涵开始排尿了,子涵恢复自主呼吸撤掉氧气罩了,子涵没有感染撤掉抗生素了,子涵开始通过鼻管喂奶了,子涵开始慢慢增加体重了。每一日,我都在惶恐之中拨通电话,听到护士温暖的声音带来宝贝一切稳定的消息,才可让我的心片刻安宁,得以入眠,直至再次接近电话询问时间,我便又会紧张起来。那种期待又害怕的心情,一直伴随着宝贝在NICU的每一日。

为了医生的每一个晦涩单词,为了了解更多早产宝宝的知识,我几乎通读了五六百页的厚厚大部头《Preemies-The Essential Guide for Parents of Premature Babies》,才懂得,原来每一个早产宝宝有那么多的管卡要闯,有那么多的危险要避。小子涵的情况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他的头部检查,仅仅有最轻微的少量积血,他的腹部检查,仅仅肝脏上有些黑影,而这些都无需治疗,等待自我吸收慢慢好转。

我庆幸宝贝出生在医疗发达完善的美国,也庆幸宝贝出生在本州最佳配置之一的医院,更庆幸宝贝身边有那么多爱护他的护士医生。每个人都说他是一个“fighter”,说他是最可爱的宝贝,那些温暖的话语给予我无数的安慰和鼓励。周末的日子,我央求老公带我到医院,开始尝试着给他测体温,换尿布,抚摸他的小手,和他说话。我期待着等他略大些,可以将他抱出暖箱,和他肌肤接触!

终于,终于,在宝宝出生满三周的时候,姥姥从中国赶来了,风雨中的小屋仿似有了顶梁柱一般,我的心再也不害怕!

IMG_6166-2

33个月记–又是一年Halloween


秋风瑟瑟,落叶纷纷,又是一年的Halloween到了。家中的大宝儿早就在Daycare的教育之下,了解了这个节日的各种细节:看见南瓜,蜘蛛,各种小鬼装饰就喊Halloween,早早准备好了trick or treat。

记得年轻的时候,我和闺蜜还有一帮好友们,折腾打扮,极其不怕麻烦,而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每年的Halloween,依然是早早开始准备,但却不在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孩子。

一年年,孩子就是长得快,懂得也越来越多啦。尤记得第一年,只有10个月大的宝贝,还不知道Halloween为何物,为了把他打扮成“有气场的”小雄狮,我找了好多家店才翻到最合心意的“雄狮装”,茂密的鬃毛,立体的尾巴—于是有了这最温柔版的“Ling King”。

IMG_6582

第二年,儿子已上Daycare,慢慢开始有了自己的喜好,那个时候的他最爱就是消防车,于是我给他买了一个消防员的雨衣,搭配消防员雨鞋。这套装扮成了他一年的最爱也是最实用的,每次下雨天气,他都会要求穿“Firefighter Coat”IMG_9427-1

到了今年,儿子已经是个有主见的小大人了。我先是给他买了他最爱的Thomas,但是因为装扮感不强,于是又四处寻找给他定了一套翠绿翠绿的Dragon ,效果那是杠杠的!IMG_7058-1

翻出当年的照片,依稀还记得那年轻的岁月,或许人就是这样在孩子成长的过程里一年年老去,虽辛苦也值得。

DSC_5207_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