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的恢复


正当小子涵奋斗在生死一线间的时候,远在中国的姥姥正怀抱着无比虔诚的信念攀登泰山,泰山奶奶和送子娘娘面前为宝宝求下最深的祝福。许是子涵命带坚强,许是满天神佛已被感动,总之过了那艰难的一日,情况趋于稳定,我们仿似走出了生命里最黑暗的一段,渐渐看见曙光。

可受伤的心怎能够一夜复原?我如惊弓之鸟般惶惶不可终日,睡不安,食无味,时而充满信心,时而又绝望难过。因为还在月子中,不能每日前往医院探望,我只能靠着老公的转述,以及每日的两个电话了解情况:子涵没有再腹积水了,子涵开始排尿了,子涵恢复自主呼吸撤掉氧气罩了,子涵没有感染撤掉抗生素了,子涵开始通过鼻管喂奶了,子涵开始慢慢增加体重了。每一日,我都在惶恐之中拨通电话,听到护士温暖的声音带来宝贝一切稳定的消息,才可让我的心片刻安宁,得以入眠,直至再次接近电话询问时间,我便又会紧张起来。那种期待又害怕的心情,一直伴随着宝贝在NICU的每一日。

为了医生的每一个晦涩单词,为了了解更多早产宝宝的知识,我几乎通读了五六百页的厚厚大部头《Preemies-The Essential Guide for Parents of Premature Babies》,才懂得,原来每一个早产宝宝有那么多的管卡要闯,有那么多的危险要避。小子涵的情况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他的头部检查,仅仅有最轻微的少量积血,他的腹部检查,仅仅肝脏上有些黑影,而这些都无需治疗,等待自我吸收慢慢好转。

我庆幸宝贝出生在医疗发达完善的美国,也庆幸宝贝出生在本州最佳配置之一的医院,更庆幸宝贝身边有那么多爱护他的护士医生。每个人都说他是一个“fighter”,说他是最可爱的宝贝,那些温暖的话语给予我无数的安慰和鼓励。周末的日子,我央求老公带我到医院,开始尝试着给他测体温,换尿布,抚摸他的小手,和他说话。我期待着等他略大些,可以将他抱出暖箱,和他肌肤接触!

终于,终于,在宝宝出生满三周的时候,姥姥从中国赶来了,风雨中的小屋仿似有了顶梁柱一般,我的心再也不害怕!

IMG_6166-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