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与《归来》


当去年张艺谋的回归之作《归来》赚足我眼泪的时候,我便听说其原本小说更是精彩。作者严歌苓的作品一部又一部的被拍成电视电影,更是让我早有拜读之心。终于终于,找到时间,空出心境,从第一章便入迷,爱不释手读完这本《陆犯焉识》。

变换穿插的回忆笔触,直击人性灰暗社会不公;

温情细腻的回眸侬语,安慰岁月沧桑爱情伤痕。

若是简短概括本书,便是上面两句。请原谅孤陋如我,近日才接触严歌苓的文字。其文峰笔触确实妙不可言,带有女性作家特有的柔软又兼有历史沉积的厚重。那些上海旧城江南女子的细致温文不疾不徐的描写,那些西北荒凉文革动荡的残酷严苛半点不漏的刻画。她没有锋利的文字,过猛的笔触,就那么叙事回忆,娓娓道来,淡淡的却又狠狠的敲进人的心。我读着读着,心里满是伤痛,想哭却又憋屈着哭不出,就一直被她淡淡的笔牵着走,直到最后最后,婉瑜没了,焉识走了,故事结束了,眼泪下来了。

聪慧倜傥的少爷陆焉识从未想过多看那继母强配给他的妻子冯婉喻一眼。她的温婉坚韧,安静淑秀只因是“强加”给他的,而让他估计忽略,直到陆焉识因其出身、因其不谙世事的张扬激越而成为“反革命”,揣着极高的学识在西北大荒草漠上改造了二十年。残酷环境,饥饿疾病如影随行;人性泯灭,犯人间围猎倾轧,终使他文人华贵的所谓自尊凋谢成一地碎片。枯寂中对繁华半生春风得意的反刍,使他终于领悟到对婉喻的深爱。婉喻曾是他寡味的开端,却在回忆里成为他完美的归宿。他是不幸的,空有才华,半生囹圄,但他自己却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因为有婉瑜这样的女子深深爱他,而他可以最终几年陪伴她见证她“爱他”。

《归来》并非《陆犯焉识》。老谋子只是借用了书中主人公陆焉识与冯婉喻的背景身份,节选其后半章直至结尾处的精华之处讲了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我可以深刻的理解为什么老谋子会节选这一段,而非改版全书。其一,这是最利于情感抒发释放的矛盾冲突集中点,全书过于复杂庞大的情节,那是半个多世纪陆焉识与中国的史诗,无法聚化于大荧幕之上;第二,陆焉识的背景何止那星星点点的“文革”错判,人性之丑陋,政治之残酷,想要在中国的影院里广而播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老谋子用自己最擅长的柔情细腻之镜头讲了一个美丽的“等待”故事,很好,很完美。

《归来》值得看,《陆犯焉识》更是值得看。

陆犯焉识201202250107463 704_1290192_687997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